Search

樸實而不失華麗的老香港情懷:上海理髮店

撰文:蔡芷澄


(圖片來源:Findshop)


「師傅唔該要全套!」一套包括洗剪吹和剃鬚服務,是男士的專屬的「飛髮」享受。隨着香港越開越多Barber Shop,這種細緻的男士理髮享受也更加普及。但要說到中式的全套男士理髮服務鼻祖,總對非上海理髮店莫屬。


上海理髮店講求的不只是單純修剪頭髮,更是一種老香港的生活品味。但遠在上海的理髮服務又是怎樣與香港扯上關係?五、六十年代大批國人南下來港定居,當中就包括不少蘇浙一帶的理髮師傅,而在彩虹邨經營上海華麗理髮公司的徐老闆父親便是其中一位。南下到港,他們便做起老本行,將精緻講究的上海理髮帶來香港,開起了一間間上海理髮店。


上海華麗理髮公司已有近六十年歷史,一走進理髮店就仿如走進了時光隧道,一下子回到了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綠白相間的格仔地磚配上黑色的理髮椅,牆上一面面的鏡子明亮如初,理髮的工具整齊地排列在桌面上,還有一個黑色的鐵架放着一些理髮用,印着「上海華麗理髮公司」幾隻藍色大字的白毛巾。五十多年來,一張張理髮椅,不知坐過多少前來恤個靚頭的男士;一塊塊鏡子,不知映照過多少男士的俊俏臉龐。



理髮店第二代傳人徐老闆來自江蘇,八十年代從內地來港繼承父業,接手理髮店。他看盡了上海理髮行業的興衰,從以往百家爭鳴,到現在上海理髮店已買少見少。店舖中間寧寧舍舍有一列酒紅色的椅子,一問之下方知道這是刻意劃分的等候區,讓客人可以坐下等候理髮。「已經好久沒人坐過了,現在都沒那麼多客人。」雖然生意不及以前興隆,但近年席捲香港的一陣復古懷舊風又為這家老店帶來了一些意外收獲。不少年輕男士刻意拜訪理髮店,一試上海理髮服務,放上社交平台「打卡」,竟無意間開拓了新客源,多了不少年輕客人。除了年輕的客人外,當然不少得一班光顧了幾十年的忠實客,理髮店伴他們由花樣年華走到遲暮之年,這裡儼然成為了他們的聚腳點,到理髮店恤恤髮、剃剃鬚,順道與相識了幾十年的老師傅、老夥計「打牙骹」。



筆者作為女士未能一嘗男士專屬的上海理髮服務,但光是聽經驗老到的林師傅聲情並茂的描述,就足以令我對這「少爺級」的享受羨慕不已。以下為大家介紹一式四步的上海理髮服務:


第一步是恤髮。師傅會讓客人坐直,以方便修剪頭髮。林師傅笑說他們會剪的髮型都是「獨孤幾味」,當中又以「周潤發頭」和「梁朝偉頭」最受歡迎。所謂「周潤發頭」和「梁朝偉頭」便是油頭和蛋撻頭,這兩個經典的港式髮型至今仍受到不少年輕男士的青睞。剪完後,師傅會用一個木掃替客人掃走頭髮碎屑。


(圖片來源:New Monday)


(圖片來源:彩虹上海華麗理髮店Facebook)


第二步是剃鬚。師傅會先拉動調較躺椅傾斜角度的拉扞,讓客人以半躺在理髮椅上,然後便用熱毛巾替客人敷面。「幫佢哋『焗一焗啲鬚』,會容易啲剃,冇咁易刮傷。」之後用剃鬚掃將剃鬚膏打圈起泡,並將泡沫均勻地塗抹在客人的鬚上。來到最考技巧的一步,便是用手動剃鬚刀為客人剃走臉上的鬍鬚和汗毛。刀片十分鋒利,若非有熟練的技巧想必很容易便會刮傷,正所謂「藝高人膽大」,比起新式電鬚刨林師傅還是喜歡用舊式剃鬚刀:「剃得乾淨好多!」剃完鬚後,師傅還會為客人塗上乳霜以舒緩皮膚。


(圖片來源:New Monday)


第三步是洗頭。師傅會幫客人乾髮上洗頭水,一直搓揉至起豐盈的白色泡沫,便到洗手盤洗頭。與新式髮型屋躺着洗頭不同,上海理髮店洗頭需要客人將頭向前傾。「好多嚟到都後生仔洗唔慣。」相信對去開新式髮型屋的男士來說,前傾洗頭也是種頗嶄新的體驗。


(圖片來源:New Monday)


第四步是吹頭。不要少看這個步驟,一來師傅用的鐵風筒已經全球停產,可謂是絕版古董;二來這個風筒吹出來的風溫度極高,若不是師傅有多年經驗,絕對不能用如此高溫為一眾男士吹出經典的油頭和蛋撻頭:「唔係用呢啲風筒吹唔到㗎!」



隨着時代變遷,上海理髮店也難逃被淘汰的命運。近年不少上海理髮店紛紛結業,這份舊香港情懷漸漸在這個節奏急速的城市慢慢消失,但面對後繼無人的情況,徐老闆表現得十分豁達:「不會覺得很可惜呀,潮流不一樣了就是會被淘汰。」他坦言理髮店不會再有第三代傳人,所以「做得一日得一日」。潮流日新月異,唯獨人情不變,這些買少見少的老香港情懷值得你和我佇足細味。